免责声明

本站论文资料仅供专业人士及爱好者学术交流研究使用。您可以浏览、下载或转发这些资料,但不能进行任何更改、不能擅自进行商业性使用,否则将被视为对作者知识产权的严重侵犯。如果您转帖本站文档,请务必在网页中注明作者和来源。

顾彬教授访问海外汉学研究中心并发表演讲

    顾彬教授访问海外汉学研究中心并发表演讲

    5月伊始,德国波恩大学汉学系顾彬(Wolfgang Kubin)教授应苏州大学文学院和海外汉学研究中心之邀访问苏州大学,并于4号下午发表题为“德国的中国现代文学翻译与研究”的专题讲演。

    顾彬教授从“西方世界对中国文学的介绍和翻译十分有限”这一老生常谈说起,抽丝剥茧地指出,这种认识当中不乏一元论和本质论的思维。就“本质论”而言,英、美、德、法各国情形俱不相同,因而不能简单地化约到“西方”这个泛化的概念上。而就“一元论”来说,历来的讨论多数只关注汉学界内的研究情况,对学院以外的文化交流事实有欠考量。顾彬指出,至少在德国,真正对中国文学感兴趣的不是汉学家,而是社会知识分子,特别是作家和诗人。他们试图通过阅读中国作品来观看和理解德国自身的文化和政治。例如,鲁迅的作品一度成为他们思考国家、时代、政治与知识分子关系的入口。而在这些自外于学院的群体当中,顾彬指出,记者,尤其是大型报刊的记者,对于传播中国现代文学的影响力远远超过汉学家。他说,这种借由学术外围世界来传播、介绍中国文学的做法,并不是始于今时今日。远在歌德时代,这种不成系统,也不一定“科学”的民间传播形式早已逐步展开。

    在针对翻译的讨论中,顾彬认为,好的翻译不仅翻出了作品的“来世”,更是翻出了它们在国际市场上的命运。一个突出的例子就是,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对莫言、余华等人作品的出色翻译,使得其在欧美极为走俏。与此相反,因为缺乏优秀的诗歌译者,在美国,中国当代诗歌反响平平。他说,这种落差绝非根源于两者在艺术水准上的差异,甚至坦言,中国当代文学的问题恰恰在于长篇小说。在其看来,这些小说仍执着于讲述一个精彩的故事,以内容为旨归,而鲜能从形式上发展出一种新的可能和现代性。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顾彬对中国当代文学发出了批判和指摘。最后顾彬教授就传统与现代、断裂和继承、语言和诗歌写作的相关问题回答同学提问。

    讲座由王尧教授和季进教授共同主持,一百多名师生参加了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