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

本站论文资料仅供专业人士及爱好者学术交流研究使用。您可以浏览、下载或转发这些资料,但不能进行任何更改、不能擅自进行商业性使用,否则将被视为对作者知识产权的严重侵犯。如果您转帖本站文档,请务必在网页中注明作者和来源。

李欧梵教授莅临海外汉学研究中心演讲

    李欧梵教授莅临海外汉学研究中心演讲

    4月21日,著名学者李欧梵教授应苏州大学文学院和苏州大学海外汉学研究中心邀请,再次莅临苏州大学,并做了题为:“帝制末的文学——重探晚清小说”的专题讲演。

    李教授指出,过去的晚清文学研究,通常被置于“世纪末”的语境下加以审视和阅读,但是,由于中国本身缺乏“世纪”的观念,所以,这种借鉴性的考察亦有其不甚适切的一面。为此,他权宜性地提出以帝制末的观念来审查晚清文学与文化,特别是1900到1910这十年间的小说创作。他试图指正,在一个老大帝国行将就木的时段,通俗文化如何具体地落实历史现实中的危机感和创伤感,而发展出一种现代史观。他特别考察了《老残游记》和《文明小史》这两部小说,并指出这两个几乎于同一时间(1903年)连载于《绣像小说》的文本,形塑了两类极不同叙事模式,前者是基于同声一“泣”的抒情小说,而后者则是喧哗与骚动的闹剧式小说。《老残游记》开篇以梦境叙述危机感受,又于8到10回借神怪叙事、杳不可闻的音乐形象,传递惜别、怀旧之情,在在是一番“the sense of an ending”(Frank Kermode语)的感受。与此不同,《文明小史》从“永顺乱子”、《芜湖日报》事件一路写来,中间亦庄亦谐地穿插时人对新政、科技和自然现象的种种滑稽、荒唐的言论,且还有两段极为漂亮的英文公文,这一系列混杂的写作和记录,显示了新政维新下,晚清众声喧哗的姿态,是接近《尤利西斯》式的“将日常生活的史诗化”的努力。李教授特别提醒,这种史诗与抒情的对话还可以迁延至科幻小说、侦探小说等文学种类,它们总是以某种自相矛盾的形态出现,以一种进步感和不安感构成叙事上的不一致性。最后,李教授就相关问题,回答同学的提问。

    此次演讲由王尧院长主持,并作了精彩的总结和点评。文学院部分教师和二百多名学生济济一堂,聆听讲座,整个讲座气氛热烈,盛况空前,大家均感深受教益。(余)